木皆

九正模。

台湾爱情计划

/ooc
/脏话预警
/慎入

       能陪在我身边吗?

  不论以什么身份。

  

  晚上21点43分,雨雾悄然拥抱住台湾这个小岛,南方的夏天,终究是闷热的,压的林彦俊喘不过气来。

  他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,一次一次刷新着和陈立农的聊天记录。

  什么都没有。

  他们已经有一个月没有联系了,最新一条消息还是今天早上林彦俊约陈立农晚上7点来101大厦门口。

  陈立农没有回。

  距离售票结束还有两分钟。

  

  林彦俊捏紧手机,压低帽沿,与周围的喧嚣显得格格不入。

  到点了,不再售票了。

  林彦俊猛地站了起来,一阵头昏后,跌坐在地上。

  路过的人看着他指指点点,却没有一个人愿意扶他起来,像多年前那样,对他避而远之。

  林彦俊现在站不起来了,他从六点就蹲在了大厦门口最显眼的地方,一直到现在,足足三个小时四十五分钟,未曾动过,腿早已麻了,甚至有些疼。

  雨是从8点开始下的,断断续续下到现在,估计一时半会停不了。

  

  陈立农,骗子。

  

  陈立农是比林彦俊小了一届的学弟,他们的相识也是一个意外。

  

  林彦俊从小性格孤僻,向来独来独往,刚开始他也尝试过融入这个社会,但在被别人狠狠地推开后,他发现,他一个人也可以。

  他永远忘不了那刺耳的话语。

  

  “和我们做朋友?林彦俊,你配吗?”

  周围的几个男生讥笑起来,俯视着他,一口一个“怪胎”。

  那是林彦俊第一次打架。

  他输了。

  输的很惨。

  

  鼻青脸肿的回到家后,换来了父亲的一顿斥责,被拎着到那几个男生家中道歉。

  他认为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,强硬的坚持不道歉。

  父亲打了他。

  他捂着疼痛的脸庞,看着躲在家长后面的男生眼里加深的嘲讽,他忍着泪没有哭。

  

  他是道歉了。

  尽管他还是认为自己没有做错。

  学校了所有人都对他避而远之,每天书桌上那些辱骂的话语,和时不时到来的恶作剧都显得林彦俊狼狈至极。

  他默不作声的忍受着这一切。

  

  随着年龄的增长,那些无聊的男生对欺负林彦俊渐渐的没了兴趣,他们开始谈恋爱,泡网吧,喝酒。

  林彦俊也长开了,尽管还是一样的孤僻,但女生们开始用爱慕的眼神看着他,尝试着和他搭讪。

  林彦俊有些受宠若惊,但他任然还是独来独往,没有接受任何一个人。

  他觉得,他的一生就这样挺好的。

  直到陈立农强行闯入他的世界。

  

  他开始多了一个小跟班,无时无刻黏着他,会跟他撒娇,会要求他去看他打篮球,会和他讲最近发生的事情,会为了和他多待一会而翘了晚自习。

  但林彦俊还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。

  这令陈立农很苦恼。

  

  陈立农又翘了晚自习。

  果不其然,林彦俊又待在天台上,倚着栏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  他乐呵呵的跑过去,坐在林彦俊旁边:“阿俊!你猜我带了些什么?”

  林彦俊只是疑惑的看了他一眼,没有回答。

  陈立农已经习惯了,这一个月以来,一直是他自说自话,林彦俊最多只会在他十分失落的诉苦时拍拍他的背以表安慰,但又会被他突然露出的笑容吓得将手缩回去。

  “锵锵!”陈立农给自己配着音,从背后拿出一个红绳。

  十分简单的一个红绳,甚至有些粗劣,却是陈立农花了一个星期才编出来的。

  林彦俊并不是与世隔绝了,他知道最近流行编红绳送给喜欢的人,班上女生都在编,包括几个男生。

  “这个可难编了,我花了一个星期那么久呢。”陈立农不由分说的拉过林彦俊的手,将红绳戴在他的手上,细心的将扣子扣好后,露出了一个满意的微笑。

  林彦俊愣愣的看着手上的红绳,有些粗糙的绳子磨得他手腕有些疼,却意外的红了眼眶。

  “谢谢。”

  这是林彦俊开口对陈立农说的第一句话。

  

  林彦俊听着自己的声音有一些不真切,这些年,他甚至快忘了如何去说话,最久的一次,他足足有一个月没有讲过一句话。

  “阿俊能再说一遍吗?”

  陈立农眼睛里有银河,特别是盯着他的时候,里面的星星特别的亮。

  林彦俊悄然红了耳朵,别过头去,没有再说话。

  “没关系,我不强求阿俊。”陈立农眼里的失落掩盖不去,却还是勉强挤出一抹微笑。

  不,不可以。

  林彦俊看着陈立农眼里星星变暗了,慌了神。

  星星不可以变暗。

  

  “谢谢。”

  

  “阿俊对我真好!我真的好喜欢阿俊啊!”

  “阿俊你看到那边最亮最高的建筑了吗?”

  “那个是101大厦!等放假了,我们去那边看星星好不好?”

  “我们还可以......”

  

  陈立农兴奋的说着他的计划,林彦俊却没心思在听下去了。

  月光下,男孩白皙的皮肤仿佛变得有些透明,睫毛浓密又微卷,下面是林彦俊最喜欢的双眸,黑色的短发被风吹得微乱,校服宽大的袖子被微微卷起,随着手臂的动作,不停的摆动。

  

  我的太阳在这里,就看不见星星了呢。

  

  

  有人认出了林彦俊手上的红绳是陈立农编的,谩骂又回到了林彦俊的身上。

  

  “同性恋真恶心。”

  “呸,怪胎就是怪胎。”

  “林彦俊怎么好意思去靠近陈立农的啊。”

  “就是,可真不要脸。”

  ……

  

  林彦俊在回家的路上被堵了。

  是几个女生,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,叼着烟,纹着花花绿绿的图案,拿着不知从哪里捡来的木棍。

  “喂,恶心的同性恋。”

  

  林彦俊低着头,想要从旁边绕过去。

  忽视这些谩骂他向来很在行,但陈立农呢?

  他突然停下来脚步。

  

  “别骂陈立农。”

  “他不是同性恋。”

  

  几个小太妹突然笑了,发了疯一样的踹向林彦俊,棍子一下一下的落在林彦俊身上。

  “别打脸,被老师看出来就不好了。”

  话落又是新一轮的殴打,还夹杂着谩骂。

  

  “你也配喊陈立农这个名字?”

  “真恶心。”

  “真的白瞎了这一张脸了。”

  “离陈立农远一点”

  ……

  

  林彦俊扶着路灯,勉强的站着。

  他不知道几个女生为何会有这么多力气。

  几个女生走之前,还特别“好心”的告诉了他一个事实。

  “陈立农一直都在骗你。”

  讥讽的嘲笑声在林彦俊耳边环绕着,久久不去。

  

  “我知道啊。”

  

  原本离去的女生们瞪了眼睛,转过头,像看瘟疫一样看着林彦俊。

  “靠,真的是同性恋啊。”

  “真tmd恶心。”

  “知道还离陈立农那么近。”

  

  对啊,就算是知道,我也无法推开他。

  

  他从一开始就知道,他只是一个赌注。

  陈立农接近他只是因为游戏输了的惩罚罢了。

  那又如何?

  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,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,有些温柔就不要推开。

  陈立农是生活送给他唯一的善意啊。

  那为何不沉浸其中?

  

  林彦俊喜欢和陈立农待在一起的每一个时光,吃饭也好,看书也好,哪怕只是躲在暗处偷偷的看着他,林彦俊也觉得满足了。

  陈立农是上帝派来拯救他的天使啊。

  但是他该回到他本应该待的地方了。

  所以啊,他会尝试勇敢一点,因为陈立农不在身边。

  

  

  接下来的一个月,陈立农没有来找过他。

  一条短信也没有。

  林彦俊也安心备战高考。

  闲暇时刻,他也曾回忆过那段时光,却总是笑笑,告诉自己只是回忆。

  

  陈立农会留在台湾上大学,因为他要陪着他的妈妈。

  那林彦俊?

  林彦俊去哪里?

  

  林彦俊想要留在陈立农身边,哪怕只是一厢情愿。

  他又想要去别的地方看看走走,去体验不一样的人生。

  是不是太贪心了?

  

  

  高考结束后,成绩下来了,林彦俊考得还不错,家里人想要他去广州上大学,他一直没有回应。

  他突然想起来之前和陈立农在天台上的那个约定。

  不知道还算不算数。

  

  去101大厦看星星。

  

  他攥紧手机,给陈立农发出了邀请短信。

  他想借这个机会顺便问一下,陈立农想不想让他留在台湾。

  只要陈立农一点点希望他留在台湾的意思,林彦俊就会义无反顾的留在台湾上大学。

  

  陈立农没来。

  

  林彦俊在那晚之后发了一场高烧,在医院里住了好几天。

  病好了以后,不顾家人劝阻,连夜赶往广州。

  他在广州租了一个房子,开学后,大学的一个室友也搬过去一起住,虽然房子不大,但林彦俊已经很满足了。

  尽管还是有些孤僻,让人感到难以接近,但他还是努力融入了这个圈子。

  日子过得还算是挺美满的,但林彦俊还是会时不时想起陈立农。

  

  高中的时候,陈立农会每天给他发消息,汇报当天的情况,那时除了陈立农以外,没有一个人给他发消息,连一些骚扰短信都像是特意避开他一样。

  大学了,结识了各式各样的人,陈立农的消息框也就沉到了最底下,林彦俊觉得这样最好,就当作一个回忆吧,被尘封了的回忆。

  

  林彦俊觉得他已经忘了陈立农了,可以重新开始了。

  直到一天夜里,他突然从梦中惊醒,枕边湿了一片。

  他颤抖着给陈立农发去消息。

  他甚至怀疑陈立农是不是已经忘了他。

  

  就这一次,最后一次。

  最后一次喜欢他。

  

  “刚刚我们在梦里重逢了,我梦到你来到我读大学的城市找我,笑着对我说着最近发生的事情。过了那么久了,我没想到,我爱到骨子里的人依旧是你。”

  

  林彦俊坐在阳台上,摸着当初陈立农给自己的红绳。

  这跟红绳他一直没有舍得摘下来,因此也被骂了很多难听的话。

  有的时候他也蛮认同这些话的。

  因为爱到骨子里去了,所以也贱到骨子里去了。

  他到现在也不知道陈立农说过的话有多少是真的,细数过来,陈立农给过的承诺是真的不少,但实现的却不多。

  

  因为坐在阳台上吹了一个晚上的风,又熬了一宿,林彦俊一整天没有精神,还有些生病的迹象。

  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,却被一个人在门口紧紧的抱住。

  林彦俊红了眼眶。

  是草莓牛奶的味道。

  是陈立农。

  

  “阿俊。”

  “台北到广州直航距离约830千米。”

  “但规定航线却有1190千米。”

  “所以,我不能最快的赶到你的身边去拥抱你。”

  “但只要你需要,我一定来到你的身边。”

 

  

  

  

  

  他们一直是互相拯救的关系啊。

  

  

  番外

  

  游戏输了去追你只是个借口。

  喜欢你才是我的真心。